门槛

  正面的一道窄门大大地开着。门里是浓密的暗雾。高高的门槛前面站着一个女郎——.一个俄罗斯的女郎。 阅读全文...

一个东方的传说

  巴格达的人,谁不知道宇宙的太阳——伽法尔呢? 阅读全文...

普宁与巴布林

  ……我现在又老又病,因而时时刻刻想到死,死是一天一天地逼近了。我很少想起过去的事,我的心灵的眼睛也极少向后回顾。只有偶尔在冬天我静静地坐在熊熊的壁炉前面的时候,或者在夏天我慢慢地在阴凉的林阴路上散步的时候,我才记起那... 阅读全文...

草原上的李尔王

  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六个人聚在一个大学时期的老同学的家里。话题转到了莎士比亚身上,我们谈到他的人物典型,谈到他怎么又深刻、又忠实地从人类“天性”的最深处描绘出那些典型来。我们特别赞赏他们那种活生生的真实性,他们那种平易习见的性格;我们每个人都举得出来我们遇见过的那些“哈姆雷特”,那些“奥赛罗”,那些“福斯达夫”,甚至还举得出一些“理查三世”和“麦克白”来(自然,后两种性格只是说有可能而已)。 阅读全文...

初恋

  客人早就散了。钟敲过十二点半。屋子里只留下主人、谢尔盖·尼古拉伊奇和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 阅读全文...

阿霞

  我那时候大概有二十五岁(H.H.开始说)。你们看,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刚刚取得了我的自主权,动身到外国去,并不是像那时候一般人常常说的,“去完成我的学业,”却只是因为我想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我那时年轻,健康,快乐,... 阅读全文...

木木

  在莫斯科的一条偏僻的街上,有一所灰色的宅子,这所宅子有白色圆柱,有阁楼,还有一个歪斜的阳台。从前有一个太太住在这儿,她是一个寡妇,周围还有一大群家奴。她的儿子全在彼得堡的政府机关里服务;女儿都出嫁了。她很少出门,只是在家孤寂地度她那吝啬的、枯燥无味的余年。她的生活里的白天,那个没有欢乐的、阴雨的日子,早已过去了;可是她的黄昏比黑夜还要黑。 阅读全文...

柔弱的人

  前几天,我曾把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请到我的办公室来,她是孩子的家庭教师,我请她来,是想结算一下工钱。  我对她说:“请坐,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我们算算工钱吧。您也许要用钱,可您太拘泥礼节,自己是不... 阅读全文...

兴奋

  半夜十二点!  米佳·库尔达飞也似的冲进父母的住处,风风火火跑遍每一个房间。  他头发蓬蓬,情绪激动。  父母已经躺下了,几个上中学的弟弟也睡着了,只有妹妹还趴在被窝里读一本小说的最后一页。  “你从哪儿... 阅读全文...

纯种狗

  陆军中尉杜博夫是个老军人,年纪已经不小了,他正跟志愿入伍的克纳普斯坐在一起喝酒。  杜博夫指着自己的狗米尔卡对克纳普斯说:“多好的一只狗呀!非常……出色的……狗!您仔细看它的嘴脸!光看这... 阅读全文...

纺麻婆婆

  马塔庚王国是个很穷的国家,几乎全体居民都不得不以耕种、翻晒干草、做粗活和各式各样的职业为生。每家之主都拥有一小块土地和一所茅屋;妇女们走路或照料家务时手里仍在纺线或织毛活。当然也有几名老人和几个穷苦女人身无长物;也有... 阅读全文...

茵佩莉娅夫人大发善心

  话说拉古萨红衣主教充当特使在威尼斯处理新任教皇与该国市政议会有关事务时,茵佩莉娅夫人也在威尼斯城小住,家里的排场赛过王后。她这般摆阔也是不得已,因为当时世上最妩媚、最有钱的风月女子都在那里聚首,比个高低。这位花魁娘子本是哪儿钱多便往那儿赶。据内行人说,威尼斯娇娃的名声仅亚于罗马佳丽,而罗马之所以独占鳌头,皆因教会对任何事情都精益求精。茵佩莉娅夫人亲聆诸位红衣主教及大主教的教诲,芳名远扬自在情理之中。 阅读全文...

男妖惑人案

  列位无不知晓,基督教世界在往昔的艰苦岁月曾饱受一些魔鬼的折磨。我指的不是王侯、兵痞以及新教徒,而是那些在某些地方被处火刑的巫师,以及在许多恶人体内居住、用种种刁钻促狭的手段破坏处子完璧之身的魔鬼。博丹先生把有关这些巫... 阅读全文...

茵佩莉娅夫人从良记

  第一章 惯设相思局的茵佩莉娅夫人怎样自坠情网 阅读全文...

童心未凿

  指着我的公鸡的双重红冠、我女友的黑拖鞋的玫瑰色里子、我亲爱的绿头巾朋友的顶戴和他们尊若神明的妻子的美德,我起誓说,人创造的最美的作品不是诗,不是画,也不是音乐,不是城堡,不是鬼斧神工的雕像,不是帆船或划桨船,而是儿童... 阅读全文...

三香客失言记

  话说当年教皇抛下阿维侬这座大好城池前往罗马居住,许多已出发到伯爵国[1]朝觐的香客被打乱了计划,只得越过阿尔卑斯山,改奔罗马城,以求教皇赦免他们犯下的奇怪罪过。于是在大路上和客店里便能见到一些戴着该隐兄弟会的项链,又称... 阅读全文...

穷汉“老闲逛”的故事

  本故事的素材由一位老编年史家提供,他声称此事发生时他就在鲁昂城中,该城的档案中保有记录可查。彼时理查公爵住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市郊常有一个姓特里巴洛的人前来行乞。不过人家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老闲逛”,并非因为他焦黄干瘦如羊皮纸[1],而是因为他总在大路小道、山间谷底闲逛,幕天席地,衣衫褴褛。尽管如此,他在公爵的辖境内人缘极好,人人都和他相熟,若有一个月没见到他托钵行乞,必有人问:“老家伙上哪儿去了?”接着总有人回答:“闲逛去了。” 阅读全文...

缘何幸运始终追随女人

  话说当年骑士们都讲义气,在追逐富贵荣华时相互提携。那时在西西里有一名骑士结识了另一位长得像是法国人的骑士。您想必知道,西西里是地中海某处的一个岛屿,一度威名远扬。这名法国人碰巧身无分文,但见他徒步行走,不携随从,而且... 阅读全文...

波蒂雍的美人如何难倒法官

  众所周知,波蒂雍小妞在嫁给染匠塔什罗做老婆之前,曾在名叫波蒂雍的地方当洗衣女,她的大号即由此而来。看官如没有去过图尔,就有必要说明波蒂雍在卢瓦尔河下游圣西尔那一边,与河上通往图尔大教堂的那座桥的距离相等于该桥与马穆斯... 阅读全文...

蓓特悔罪记

  太子殿下首次出奔[1]曾给我们的好国王战胜者查理添了不少麻烦。大约这个时代,都兰省一个后来绝了子嗣的名门望族遭逢不幸,列位读了下面这个凄惨的故事便知其详。作者写下这个故事时得到圣洁的听忏悔神甫、殉道者及权德天使[2]之助,正是他们遵循上帝的训谕,把这桩风流公案引向善的结局。 阅读全文...

忘了那模样的执法官

  我们的国王[1]当年曾在布尔日这座宜人的城市逍遥度日,后来他不再寻欢作乐,而是杀伐征讨,攻城略地,终于成其大业,征服全国。朝廷驻在布尔日的年月,负责全城治安的长官称做王家执法官。后来国王光荣的儿子继位,这个官职改称宫内... 阅读全文...

坚贞的情侣

  吾主诞生后第十三个世纪的头几年,巴黎城里由于一名图尔人而引出一段艳闻。这座大城的居民与国王的朝廷对这故事赞叹不已。至于教会,诸位从下文便可得知教会在其中起的作用,而且此故事本出自教会的记载。 阅读全文...

痴情汉

  查理八世国王心血来潮,要装修昂布瓦斯城堡,于是有若干意大利匠人,雕刻家、好画家、泥水匠和建筑师前来效力。他们在城堡各条走廊里完成的美妙作品,后来无人照管,受到严重损坏。 阅读全文...

女妖媚人案

  高贵的都兰省有些人因作者热心搜罗该深沐主恩之邦的古迹、奇闻、趣事、佳话,获益匪浅,便认定作者无所不知。某日在一家酒馆中三杯美酒下肚,他们便向作者打听他是否查出图尔城中暖街的得名所自,因为全城的太太小姐无不对之感到好奇。 阅读全文...

默东的快乐神甫的布道词

  时值隆冬,弗朗索瓦·拉伯雷终于来到亨利二世国王的朝廷。就在那个冬天,他不得不服从自然法则,卸下皮囊,从此永远活在由他的哲学发扬光大的精神里。这一如此合用的哲学,吾人世世代代受用不尽。 阅读全文...

销魂之夜

  新教徒们首次兴兵犯上,即史称昂布瓦斯之乱的那个冬天,有个名叫阿弗内尔的律师本是胡格诺派,他提供自己在马穆泽街的住宅供同派人开会议事,万万没有想到孔代亲王与拉雷诺迪等人在那里密谋绑架国王。 阅读全文...

不解风情的危害

  当今圣上还是安茹公爵[1]的时候,都兰省的好士兵蒙孔图尔先生曾在他帐下效力。他在蒙孔图尔大捷中立有奇功殊勋,重挫异端教派的大军,因此获准以该地为姓氏,并在伏弗雷地方建造城堡。这位统兵膝下有二子,都是好天主教徒,长子在朝廷颇受宠信。 阅读全文...

假花魁

  谁也不知道国王查理六世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被暗杀的真相:使他死于非命的原因众多,本故事要讲的是其中一项。 阅读全文...

阿寨城堡营建始末

  西蒙·福尼埃,又称西蒙南的儿子冉,是图尔市民,原籍博恩附近的穆利诺村。他膺任已故国王路易十一的皇室家具、服饰总管后,就仿效某些包税人的做法,改姓博恩。他后来失宠,携妻逃往朗格多克,撇下儿子雅克独自待在都兰省,连一个大子儿也没给留下。 阅读全文...

普瓦西修女们的趣话

  古时候的作者盛赞普瓦西修道院为极乐之地,修女们种种放荡行径发源于此,从此地传出来许多好故事足以使在俗的人笑煞我们神圣的宗教。所以若干谚语来自这家修道院。当今的学者们为能消化这些谚语,徒然把它们如麦子一般簸扬、磨碎,仍不理解其含义。 阅读全文...

弗朗索瓦一世节欲记

  世人皆知,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如何被人如一只笨鸟般逮住,送往西班牙的马德里。到得该城,查理五世皇帝将他如珍宝般庋藏在一座城堡里。我们这位英名永垂的先王甚为愠怒,因为他性喜海阔天空,自由自在,如一只猫不情愿整理花边织物一样不乐意关在笼子里。 阅读全文...

圣尼古拉的三个门徒

  讲到美食,图尔城中首屈一指的是三鲃鱼客栈。因为这家老板烤得一手好肉,远至沙戴罗、洛什、旺多姆和布洛瓦的人家操办喜事,无不请他前去掌灶。此人是个老江湖,白昼从不点灯费油,能在鸡蛋壳上刮出油水,褪下的毛、扒下的皮、拔下的... 阅读全文...

斥夫记

  图尔附近的波蒂雍地方有位美丽的洗衣女,本书已记下她讲过的一句趣话[1]。她天生狡狯,六个神甫或者三个女人的鬼点子加在一起才勉强与她扯平。所以她从来不缺情郎,围着她打转的情人之多,犹如暮色苍茫中归巢的蜂蝇。 阅读全文...

阿寨的本堂神甫

  那年月当神甫的不再能娶合法的妻子,但是常有漂亮女人与他们同居。后来宗教会议连这一条也禁止了,因为大家知道,人们向神甫坦白的隐私若传到一个浪荡婆娘的耳朵里,供她取笑,这可不是好玩的事,何况罗马教廷作出这个高级政治决策时,还援引了玄妙的理论依据,参照了清规戒律,且虑及其他因素。 阅读全文...

结拜兄弟

  宠幸绝色佳人狄安娜的亨利二世国王君临天下的初期,犹存一项古风,后来此风逐渐衰微,最终与古时候许多好事情一样完全消失。这一高尚美好的习俗即是所有骑士都要选定一位朋友与之义结金兰。双方均有勇敢、正直的名声,结为义兄义弟后... 阅读全文...

蒂卢兹的娇娃

  距蒂卢兹城不远有一领地名瓦莱恩,领主老爷住在堡中,娶一瘦弱女子为妻。那女子不知是别有嗜好还是厌恶此道,喜欢他事还是不悦此事,也不知是因病规避还是为了自身健康,总之不让她的夫君享受一切婚约中均规定男方有权得到的甜蜜。 阅读全文...

大统领夫人

  三军统帅阿玛尼亚克贪图财富,娶了博讷伯爵夫人为妻,殊不知伯爵夫人已经迷上查理六世国王陛下的侍从长的儿子小萨瓦齐,爱得死去活来。 阅读全文...

国王路易十一的恶作剧

  国王路易十一是个好伙伴。他讲究饮食,在治理国家与保护宗教之余,常设盛宴待客;除了猎艳,也为饱餐野味而追捕飞禽走兽。有帮无聊文人说他生性阴险,正好表明他们对他很不了解,因为他颇讲朋友义气,能干各种杂活,尤爱开玩笑取乐。 阅读全文...

魔鬼的继承人

  话说当年巴黎圣母院有一位年迈的议事司铎,他在教堂大广场上的牛倌圣彼得巷邻近有一自置的漂亮住宅。这位议事司铎初来巴黎时乃一普通教士,身无长物,犹如不带鞘的剑。不过他仪表堂堂,多才多艺,兼之体格强壮,有时一个人干几个人的... 阅读全文...

国王的心上人

  话说当年巴黎汇兑桥桥堍原先的铁匠作坊里,开着一爿金店。店主生有一女,天生丽质,性情尤其善良,故此闻名巴黎全城。不仅有许多人以通常方式向她求爱,还有人为了娶她为妻,愿意奉送大笔钱财给那做父亲的。金店老板自然满心喜欢。 阅读全文...